客服热线:0571-87205662

百亿级的乙烯大生意,万华化学为什么要选择丙烷路线?

2019-01-09  来源:网络文摘
大家有没有想过:万华化学和卫星石化制造乙烯,前者是使用丙烷裂解装置,后者是使用乙烷裂解装置,二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原材料不同。那么,万华化学为什么百万吨乙烯项目选择丙烷路线?本文内容来自股东大会现场记录。
 
1、丙烷做乙烯的经济性如何?为何不选用乙烷路线?
首先,丙烷裂解做乙烯,万华具有特殊的优势,与提前布局有关。
万华13年开始布局,针对中东对万华企业不了解,采取了一些措施:2014年为了让中东供应商了解万华,万华特意在香港发了10亿元的债券,为了评级投资级别,表明万华不是耍赖企业,这对于美国中东供应商了解万华有很好的作用。
万华在LPG市场采购方面有一定话语权,万华拥有中国唯一的CP定价推荐权,比其他同样客户更早知道价格趋势,2017年成为远东地区价格推荐者,建立了万华在中东的口碑;去年LPG相关贸易,万华赚了1.79亿贸易净利润。
并且万华具有天然洞窟资源;一期118万立方米,二期准备120万立方米;丙烷价格季节周期性极其明显,冬天价高夏天便宜,地面库投资巨大而且装不多、占地面积大。地下存储优势明显,夏天存放、冬天释放,显著降低采购成本,也帮助中东生产商调节他们的库存。
其次,中国乙烯价格现在还是石脑油裂解定价,轻烃裂解还没有。美国页岩气革命后,丙烷大量副产,使得石脑油价格:丙烷价格从1:1变成了1:0.8-0.9(石脑油600-700美金/吨,丙烷500美金/吨),处于重要的窗口期。2016年万华先知先觉,判断丙烷价格会下降;而中国乙烯是石脑油裂解定价,故丙烷路线价格优势显现。
再次,美国乙烷出口码头少,大量国内消化做乙烯,能运到中国多少不知道,中美竞争可能会导致来源中断,乙烷只有美国有,而液化气全世界都有。
万华的PDH装置一年有8万吨乙烷副产,裂解去做乙烯;副产的甲烷附加值低,去做燃料了。
2、不做丁烷裂解的原因是什么?
过去丙烷和丁烷价格差30-40美金/吨,今年5月差了5美金/吨(500vs.505);夏天时,东南亚的国家用丁烷的安全性高,丁烷价格会有上涨;从供应上来说,天然气开采时,丙烷产量比丁烷多60-70%。
因此以丙烷裂解在量价上都是合适的。
另一个版本的现场记录:
效益问题,万华走的是一体化发展道路,原料型产品是通用型的产品,例如丙烯同质化厉害,万华往下走,例如PDH装置,中国有7套,万华的效益是他们无法比的,万华拥有14.4亿净利润,他们最好的效益都没有我们的零头多,我们做PO,丁醇,再做聚醚,再做系统料,一体化的道路,我们的产业链没有企业可以匹敌。
未来我们会做乙烯,我们会做大量的POE,POE目前四个公司能做,万华开发了3年了,但是产业发展需要个培育的过程。我们做乙烯的逻辑也是这样的,会和MDI产业链结合起来,以此来解决副产氯化氢问题,同时公司还会开发下游高附加值的烯烃产业,中国烯烃产业都是大路货,比如做聚丙烯或者丙烯酸及酯就结束,公司会做产业链,我们会让国家支持,因为我们会做高附加值的东西。
乙烯项目,实际上丙烷路线不是很经济,虽然现在是经济的手段,但是丙烷生产乙烯会产生大量甲烷,剥离甲烷的手续能耗较高,综合来说,这套生产路线的运行成本较高,为什么不等乙烷出来之后在做这个产品。
3、除了行业判断的基本逻辑,万华具有哪些特殊优势?
第一,公司LPG采购有很大的话语权,在全世界CP定价权中,公司是中国唯一具有推荐权的企业,2017年公司LPG贸易赚了1.79亿净利润。
第二,公司目前拥有100万立方米的地下洞库,二期还将建设120万立方米的地下洞库。丙烷价格周期性极其明显,夏天没有取暖价格很低,冬天价格很高。而丙烷做地上库,效果不佳、占地面积大、不安全且投资巨大。地下冻库优势明显。
目前中国乙烯价格主要来自石脑油裂解定价,轻烃裂解还没有。在过去美国没有页岩气革命时,石脑油价格与丙烷价格差不多。美国页岩气革命,丙烷大量副产,导致丙烷价格下跌。在美国页岩气革命的重要窗口,公司预判丙烷价格下跌,此时投资裂解料投资乙烯优势明显。事实也证明这一点,目前丙烷价格现在是石脑油的80%-90%,石脑油价格600多美金,丙烷价格500多美金。
第三,美国乙烷出口很少(出口码头很少),主要是国内消化掉的,多少运到中国未知。美国和中国之间在竞争,未来存在美国直接不出口中国的风险,乙烷只有美国才有,中东基本没有。而LPG是全世界都可以买到的。
以上三个逻辑正是万华投资丙烯的巨大优势,会给股东带来超额收益。
4、目前来看,乙烷裂解还是趋势,未来PDH装置换成乙烷?
公司PDH装置产出乙烷8万吨/年,二期乙烯装置中就有乙烷裂解炉,现在一期的乙烷直接用做燃料。后面,公司将一期PDH装置产出的乙烷作为二期料,二期副产的甲烷大多数作为一期料,用做燃料,这个利用能够更加充分,这也正是公司的第四个优势。
5、万华更多动态
万华丙烷脱氢装置插上智能化翅膀

霍尼韦尔特性材料和技术集团副总裁兼亚太区总经理余锋,霍尼韦尔UOP中国区副总裁兼总经理刘茂树,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购部总经理钱兆刚等领导出席签约仪式
2018年11月7日,霍尼韦尔宣布,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采用霍尼韦尔互联工厂工艺可靠性顾问 (Process Reliability Advisor) 对其位于山东烟台工厂的UOP C3 Oleflex™丙烷制烯烃装置进行监测。
万华化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Oleflex™工艺装置,该装置可以将丙烷转化成丙烯,年产量超过75万吨。而丙烯是用于制造多种塑料树脂、薄膜和纤维的主要化工原料。
万华化学入围全球创新1000强
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领先的丙烯、异丁烷及其衍生物制造商,主营产品包括异氰酸酯(MDI、TDI、ADI)、丙烯、环氧丙烷 (PO)、叔丁醇 (TBA)、甲基叔丁基醚 (MTBE)、丙烯酸/丙烯酸酯 (AA/AE)、正丁醇、新戊二醇 (NPG)、液化丙烷、液化丁烷和液化石油气 (LPG)。
普华永道思略特近日发布2018年全球创新1000强报告,56家化工企业入围全球创新1000强。
中国有三家化工企业入围,分别是:万华化学(627)、金发科技(804)和荣盛石化(895)。
化学研发支出前10强如下:巴斯夫位居第一(全球排名56,下同),陶氏杜邦(71)和住友化学(104)位列二、三位,三菱化学(123),LG化学(194),旭化成(196)、东丽(240),赢创工业集团(259),信越化学(288),PPG(301)。
日美欧企业仍然领跑全球化工行业创新,在全球创新1000强中,日本化工企业数量遥遥领先,有24家;紧随其后的是美国,有8家;化工强国德国有7家;瑞士3家;法国、比利时、韩国、荷兰各有2家;沙特阿拉伯、丹麦、英国各有1家。

世界级化工新材料园区
11月3日,万华化学发布公告,为把万华烟台工业园打造成为全产业链、世界级的化工新材料园区,万华集团计划新建聚氨酯产业链一体化——乙烯项目的申请已经公司第七届董事会2018年第十三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
据悉,该项目总投资168.04亿元。项目建成投产后,年产100万吨乙烯以及丙烯、混合C4、C6+等中间产物,并深加工生产40万吨聚氯乙烯、15万吨环氧乙烷、45万吨LLDPE、30万吨环氧丙烷和65万吨苯乙烯、5万吨丁二烯等下游产品。项目建设期2年。
Adnoc与万华签署为期10年的LPG销售协议
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与万华化学签署了一项为期10年的液化石油气(LPG)销售协议,这家位于阿拉伯海湾的公司与多家亚洲买家签订了长期供应协议。
Adnoc表示,根据合同条款,万华每年将采购多达100万吨液化石油气。价格细节尚未披露。
液化石油气(LPG)是一种精炼产品,在亚洲需求量很大,主要是作为炉具用钢瓶储存的烹饪燃料、以及推进剂、制冷剂、汽车燃料以及石化工业的原料。
Adnoc等国有石油公司已开始与东亚买家就产品进行谈判,并签署长期合同。这些公司希望获得市场份额,并将业务战略转向下游市场。Adnoc目前每年生产1050万吨液化石油气。该公司正在通过未来五年与合作伙伴的高达450亿美元的投资扩大其炼油和化学品产能,包括计划到2025年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综合炼油厂。
万华是世界领先的二苯基二异氰酸酯(MDI)生产商之一,MDI是制造高性能粘合剂和合成纤维的关键原料。该公司也是甲苯二异氰酸酯(简称TDI)的主要生产商,该产品被用于制造聚氨酯软泡,用于汽车座椅和室内装潢。液化石油气(LPG)是这两种商品生产所需的关键原料,到2021年,对这种精炼石油产品的总需求将超过每年600万吨。
万华拥有最大的液化石油气地下储藏库,总容量240万立方米,毗邻港口设施和泊位。
在与万华签署此项协议之前,该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还与日本和马来西亚的公司签署了其他几项长期供货协议。今年3月,Adnoc签署了两项为期三年的协议,向日本出光兴产(Idemitsu Kosan)和泰国暹罗化工(SCG Chemicals)出售总量高达150万吨的石油产品石脑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