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

客服热线:0571-87205662

去产能进入“中场” 钢铁产业脱困发展进入加速时段!

2017-10-13  来源:网络文摘
*ST重钢(601005.SH)10月11日晚间披露重整进展,公告显示,截至10月10日,管理人共接受1450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383.67亿元。
作为一家亏损严重又负债累累的老牌钢铁企业,重庆钢铁步入破产重整阶段并不让人意外。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财务资产部主任陈玉千表示,重庆钢铁债务压力之所以巨大,一定程度上和早前重庆钢铁从银行贷款来完成老厂房搬迁和新厂房建设有关。巨大的财务压力加之前两年困难的行业环境,使得重庆钢铁走上了债务雪球越滚越大的道路。   早前,重庆钢铁曾经希望通过“钢铁换金融”的方式来实现脱困,但后来由于重庆钢铁背负巨大的债务压力而于2017年5月2日发布公告宣布终止。在“钢铁换金融”方案流产之后,重庆钢铁随即被重庆市第一人民法院裁定进入重整程序。而从目前来看,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即将开始。   9月29日,重庆钢铁发布《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重整进展的公告》。根据公告,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因看好重庆钢铁司法重整后的发展前景,拟共同出资设立钢铁平台公司作为投资人参与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至此,四源合基金背后的宝武集团以及重庆渝富资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作为意向战略投资人浮出水面。   “由宝武钢铁牵头对重庆钢铁进行破产重整将会使得重庆钢铁起死回生,而借助长江的运输优势,分卡长江上、中、下游的重钢、武钢和宝钢将会形成新的协同优势”,参与破产重整之后,陈玉千十分看好未来宝武钢铁吸收合并重钢。   “对于当前合规产能合法,但是经营困难面临破产的企业进行兼并重组,就属于结构调整、提高产业集中度的范畴。”上海钢联咨询总监徐向春说。在徐向春看来,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就属于此一范畴。   无独有偶,稍早前的2017年9月28日,北满特钢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依据《破产法》,采取“一次开会、分组表决、分别统计”的方式,一次性表决通过了东北特钢集团北满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齐齐哈尔北兴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齐齐哈尔北方锻钢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等3家公司(以下统一简称北满特钢)的重整计划草案,并于2017年10月10日获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至此,北满特钢破产重整顺利通过第二关,北京建龙重工集团旗下山西建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统一简称建龙集团)正式入主北满特钢,成为实际控制人并进入重整计划的执行阶段。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重钢和北满特钢的重整,基本都属于企业债务按期偿还不了,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法院裁定重整的案例。   钢铁行业不同企业间的“加减法”正在结构调整大背景下密集展开。有些钢铁企业面临重整被吸收的命运,也有钢铁企业由于自身经营的问题面临被剥离的窘境。   10月9日,第一财经记者还从上海联交所获悉,上海新华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新华钢铁”)90%股权及转让方3845万元相关债权被挂牌出让,挂牌价格3850万元。公开资料显示,位于上海市崇明的新华钢铁成立于1993年,主要经营范围包括废旧船舶的拆解业务及对拆解后的材料进行加工、修理和销售等。   近年来,新华钢铁的收入大幅缩水。据上海联交所,2015年起营业收入835万元,2016年萎缩至237.5万元,今年前八月营业收入为零。同时,其负债规模较大,所有者权益截至月底为-1783.53万元,显示其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此外,其盈利能力微弱,年度盈利仅数万元。   王国清向表示,新华钢铁盈利能力薄弱,能够起死回生去偿还债务的能力很小。新华钢铁属于宝钢产业链服务企业,处理这样的企业属于宝武集团治僵脱困的一部分。   对于钢铁行业未来走向,国家发改委日前透露,未来将从大力推进企业兼并重组等六个方面采取措施。未来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统筹做好产能退出、职工安置、兼并重组、转型升级、供需平衡和稳定价格等重点工作。   钢铁产业脱困发展的第一步是去产能,目前去产能的目标已经基本实现。脱困的第二步就是进行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从这个角度来看,宝武钢铁剥离新华钢铁其实和建龙集团入主北满特钢以及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一样,都属于钢铁行业结构性调整的范畴。